Sorayo

【给新人】游戏王1000系以后的开盒之1001

首先弄清楚开盒的目的是啥
若是为了刺激,1-2盒比较合适
若是为了收藏可以先开三盒再断断续续收集其余卡
若是为了组这盒中的一副卡组,建议单收为好
若是为了多副卡组,那就毫不犹豫开3-5盒吧
若是为了炫……请买一箱开盒后发到b站。
说实话,单纯为了收藏和组单副卡组的建议单收。
比较开盒有风险,花钱需谨慎。

至于港日版,港版盒子比日版稍便宜
日版纸质好,除碎(ser)外日版卡均比港版稍贵
一般来说港版碎(ser)稍贵

在数字盒中存在这几种罕贵
n(普通卡,占大部分)
nr(难开到的普通卡,不是官方正式名称)
r(银字)
sr(面闪)
ur(金字面闪)
utr(金字立体)
ser(银字碎)
20ser(红字碎)自1005之后才加入
hr(全息)

一盒30包
一般来说包含6sr,3ur,1utr,1ser
hr看运气,不在闪位中

进入正题
今天来讲的盒子是1001,1000系数字盒的开端,封面怪兽是防火墙龙,作哥的ace之一(虽说这个ace没出场过几次)
在当今环境中,这是张让k社深恶痛绝的卡。
从地灵神被源数
到7月表,加农炮兵gg
这些ftk的背后,防火墙功不可没
ur在30左右,utr在40左右,ser在100左右,hr在80左右
(顺便防火墙还有npr和esr,不在这盒中略过不谈)

系列卡
淘气仙星
1001的仙星卡都基本属于仙星扛把子级别的
beat常客,又好看又强力还在动画中出场
构筑这里不谈
顺便淘气虽强,但1001能用的卡都是n和r,本家需要的ur是vj附赠

刚鬼
上位常客
基本都是打幻崩拳的,构筑不谈
1001能用的刚鬼也都是n和r

暮光道
光道新系列
强度不如原来的光白火(光道白雪不知火)
老大惩戒之龙
ur7,utr13,ser45

星杯(星遗物)系列
主打link的系列,以前有过上位

单卡
冰火的魔导书
sr20,ser90

拓扑轰炸
ur20,utr30,ser60

寻宝熊猫n
老艾中常用的卡

救援雪貂r
各种花式表演常用的卡

综上 1001属于頽盒,大多数能用的卡都是n与r
开到最贵的碎也并不能血赚

最强比惨王

主持人:欢迎大家收看本期最强比惨王之果蔬组,本节目由…不好意思因为没人赞助这破活动啊不对是这节目所以没有赞助播出,事不宜迟尽快请我们的选手登场。
1号选手:美丽动人的难过啊不南国植物香蕉!代表人物:
arc蕉:他前期凭着一手d轮技术技惊四座,初登场便以迅雷不知掩耳盗铃,不是,是掩耳之速确认了第一场胜利,之后逼格耍的飞起,是唯一一个泡了三个女主的主角,可惜好景不长,在去学院的路上,跳楼翻车渣操一气呵成,是果蔬组的豪杰,在最后埋下手坑墓坑自以为胜券在握,但在被猪队友插掉后惨被收人头,之后还被误认为Gay,真是日了天才上代他妈,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傲蕉:前期以主角队的劲敌登场,在成功获得香蕉锁后装了会逼,之后是吃瘪xn,隔壁老司机的吃瘪刚泪流满面。又因其为中二少年一枚,还有着死傲娇的属性,我们已经看到了他如败狗一般的结局。果不其然,老虚这厮还安排其去抢主角女人,真是葡萄可忍橙不可忍,并且成功塑造了二骑变boss的先例,之后爱他的一男一女一昏一死,我真是怀疑他是sayaka她亲哥。最后在爱的战士的安排下,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倒在爱人的怀中死去,其爱人更是喜新厌旧,成神了还不肯复活他,可怜傲蕉一世吃瘪到死也要被绿,当然是选择原谅他了。
这等描述,这等惨状,冠军稳得一逼,等等,2号选手茄说他不服,
arc番茄,arc茄子,艹+:总有刁民想害朕。

【指企】chapter 0

Chapter 0 自己(lost)
鸟,准确地说是鸽子,
那是人们擅自定义为和平象征的
可悲的鸟儿
从我的眼前飞过
既不喧闹,也不悲鸣
只是装作喜悦地接受这定义
沉默而悲伤地飞过天空
顺着风,不知要去何处安家
不知要去何处深眠
只是随风而行,舍弃掉自己选择的权利
这种鸟,我最讨厌了。

【指企】Endless Loop

先预告一波开个坑,cp是指挥官x企业
天钥(sora cakey),某个失去全部的指挥官,挣扎地去祈求希望的故事。

从9期以来的卡组强度 901

901 影依 自影依融合发售以来,当时仍处于大师三,手坑只有丝袜和G的,普遍加入神字辈及红坑的卡组是主流,这个格局直到912乌拉拉发售后被暂时打破(当然现在也有很多卡组流行这种格局)
影依融合这卡让对手产生了一定的危机感,会去想,啊我出额外是不是会被影依融合拉出巨大卡差?(甚至不占用通招点)
影依巅峰在光暗影依时,有一些上位,过拿妈小米成为能否战胜的标志
现在拿妈1小米1,同时已不是大师三,暂居二线
星因 俗称坑因 现在已经被算在others了
当时星因是我的主力卡组,原因是厨(划掉)是不依赖于魔法的战士族R4,打坑beat不知坑过多少人。
现在打坑B已不如抢血的淘气,封锁不如雷王滑板,沦为有实力的娱乐
龙星
现在继承龙星的意志的是神数(当下主流之一),还有源龙星和龙落亲。
个人记得当初打的是技抽龙星,因为龙星遗言多,技抽下人人平等。

【大坑】名为key的rider(2)

02 KEY
站立于大地之上的银色铠甲战士。
死盯着战士不放的怪物。
谁也没有先攻过来。
我正处于身体的内部,或是说灵魂的内部更好,借助着里的眼睛来看这个世界。
说回来这种感觉真是奇怪,明明是自己的身体却要像看电影一样看着眼前的情景,再者,为什么我会被挤出来啊?
“原来是这样啊。”无视我内心的狂潮,里发出了自信的笑声,似乎是真的弄懂了这东西是怎么驱动的,之后拿出卡盒,仔细的翻找。@
“喂喂,这可是战斗中啊里。”我大声嚷嚷,不过里听不听的到那又是两回事。
怪物似乎瞄准了这个机会,向着里猛冲过来,不过里好像丝毫不在意的样子继续翻找。
在怪物接近里的那一瞬,里像瞬移一样向后挪了进两米的距离,在我的视野中,景物确实是迅速变化,跟瞬移一般。
等等等等,这不可能吧,这也是太bug的能力啊。
“不是哦表,是镜子。这个形态的能力是镜子。”里拿出了一张卡片,下面标识我并不认得,是新的卡片吗?
将卡片刷入刷卡器,音效是这样的。
【ATTACK KEY SABER】
“诶!!!!!!”我确实震惊了,现在KEY SABER明明是在KEY那里,但这把剑毫无疑问是KEY SABER无误。
里也有些惊讶,不过他迅速摆好战斗姿势,右手反握着剑,直视着怪物,我试着看看腕带上的显示屏,上面写着 FANGIRE ,吸血鬼和牙?
这种类型的怪物似乎是KAMEN RIDER KIVA容易对付的,不过我这边也不是那么的弱。
怪物还停在刚才的位置,似乎察觉到了不对。
“确实,它碰到了我,不过是镜子中的我,至于如何截停光学图像,就是利用影分身出现的分身,若是有一定质量的话,便可以截停。”里作着解释,然后一口气冲上去,剑一阵乱砍,对FANGIRE造成了不少伤害。
不过说是乱砍也不准确,那是曾经我用过的剑术,虽说是危急时刻创造出来的,不过好用就行。
FANGIRE也展开了反击,身上一部分掉下,竟化作一把剑,与我的剑相抗衡。
里仍然不在意,一边与其拼着剑,一边从卡盒取出一张卡,这我才明白他之前并非是找,而是记忆。
那家伙的记忆能力还是那么强啊,我也只能甘拜下风。
向后退一步,化出影分身,再将卡刷过KEY SABER的凹槽。
【TYPE FLAME】
接着按下KEY SABER的按钮
【CHANGE FIRE】
剑上仿佛有火焰一般,发出红色的光芒,收回分身,一记斜斩,直接命中。
“就这么结束吧”里这么说着,从卡盒取出一张我又没见过的卡,刷过读卡器。
【FINAL ATTACK】
【KEKEKE KE YI】(NETA DCD)
随着音效,里摆出半蹲的姿势,右腿略微弯曲,之后猛地跳起,直指FANGIRE。
“【RIDER KICK】吗?”我是有这段记忆的,骑士们施展骑士踢,将怪物们打到的场景。
如现在一样,华丽的玻璃镜子环绕着银色骑士的脚,随后一齐突击,直中FANGIRE,里的身影也从半空中踢中怪物,之后,FANGIRE爆炸了,化作一堆玻璃。里稳当当地半跪于地上,不去看身后的爆炸。
“小心点里,可能还有……”话未说完,爪子由上至下,成功袭击了刚刚转过来的里,发出一阵强烈的火花,而此时,我注意到了刚才爆炸的地方毫无残渣之类的东西,只留下一个刻印。
那个刻印……是黑色的……玫瑰……
“真令人火大呢,来到这个世界也有你们扰乱吗!BLACK ROSE!!!”几乎是同时的,我和里发出了同样的声音,同样的话语。
“你也是吗,那些个混蛋们的走狗?!”什么都感觉不到,只余下愤怒,以及欲望。
里面无表情的再次抽出一张卡,等等,这张卡是……?
“等下里,这张卡不是……?”即使如此,被如此的愤怒控制,理智还是存于我心中的。
“无路赛(很吵啊)呢,你。”语毕,我的眼前一片漆黑。里似乎是关掉了什么的样子。
“等等里,听我说完……”
“无路赛无路赛无路赛,那种事情怎样都好,先解决这只怪物再说。”
里望了眼显示屏,露出奇怪的笑容,“DOPANT吗?”,以及奇怪的言语,“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贵样(KISAMA,你这混蛋),做好忏悔的准备了吗!”
【FINAL ATTACK】
【KSS(KEY SABER STRICK】
手中的KEY SABER以极快的速度接近敌人,直接穿刺,剑尖的寒芒一闪,无情的假面穿过怪物的身体之中。
“到地狱的深渊去忏悔吧,化物(怪物)”
没有爆炸,身后的怪物消失了,银色铠甲的战士默了,右手松开,剑再次化作卡片,回到卡盒。
【RELEASE】
里卸下了铠甲,少年的面孔上的表情捉摸不定。
应该是累了吧,或是无力吧。
“ORE(BOGU)要战斗。”
太阳之下,少年立下了无论如何都要实现的誓言。
从此,新的物语(故事)在此启程。

【大坑】名为key的rider(设定)+(序)+(1)

咳咳,新人xy,这篇文是大坑,大坑,大坑.
大体是lovelive世界观与假面骑士世界观相结合,以前看过类似的文,于是厚颜无耻的接了点设定(由于有选择恐惧症没办法)。
那篇文目前没更,一部分设定是那里的,名字叫我们的骑士偶像之路(由于原题记不清了只得省略)
本文算是那篇文同一世界观的番外吧。
加入人物 小鸟游伊
主角是我另一篇在起点太监的文主角,拥有名字叫里伊的里人格,略微算作笨蛋役
里则是吐槽役
主角在我后来的脑洞中收获名叫光(hikari)的妹子一枚,妹妹月(moon)一位,基友key等数只,来到这个世界的理由是为了帮助key寻找他青梅竹马alice的灵魂碎片,武器是key saber
(天宇圣剑),在这里作为响叔的弟子存在。
大家只需要了解这么多脑洞就好了。
不懂的文字可以问我xy,请大家多多关照
00 缘
“嘀嗒,嘀嗒。”时钟指向了12点,久眠于床上的少年猛地睁开了双眼,那是一对银色的眼眸。
灰黑色的头发略微有些干燥,想必是许久没洗了,少年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在床头柜上摸索着什么。
手指碰到的是粗糙但尖锐的触感,少年无奈笑笑,意义不明的说:
“那么,这边的世界也请多指教!”
触摸到的是一张卡片,上面有用银色字体印刷的字。
其名为:【WORLD】
01 俺与仆 yi第一人称
我(ORE)的名字叫天宇 伊,现在由于好友KEY的缘故,正在各个世界寻找着名叫作ALICE的女孩的灵魂碎片。
啊……真想来到一个和平的世界啊。
这个世界确实很和平……才怪,至少表面上是和平的样子,但实际上,有着怪物的存在,种类也有INVES,FANGIRES以及UNDEAD之类的怪物。嘛,就我来说,怪物什么的完全没有人那么可怕,见识过人性的丑恶面很多了,或是说我自己就是黑暗的一员吧。
总之,将这些怪物压制住的就是名叫KAMEN RIDER的人,姑且认为里面是人好吧。
而且不知为何,明明是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我对这些事知道的十分清楚,还有,床底下似乎有着类似与腕带一样的东西,真是意义不明。
况且,我感觉自己现在用的躯体好像是其他人的,但相貌却和我一模一样,为了确认,我试着将脸揪一下。
呜……疼。
就是这样,我就开始了不明真相的生活。(而且储蓄卡中竟然有生活费,真是不可思议)
走出家门的闲逛是很有意思的,啊>o<,真想和HIKARI一起啊。路过一家名字叫穗村的商店,似乎是卖日式点心的吧,记忆中好像有印象似的,好像是原身体的主人在这里帮忙(顺便蹭饭)似的。
刚想接近时,门内砰的发出一声巨响,随着一声“HONOKA!”这样的怒吼声,一位橙发少女就这样跑了出来,一边微笑一边去跑步。应该是要去上学吧。
话说我这个年纪(18岁)不去上高中什么的真的好吗?
反正从一开始就没怎么上过学,上了也只是睡觉而已。(NETASS1)
微妙的感觉啊。
我试着敲了下门,然后辟拉的打开,问道:“打扰了,请问有人吗?”
在店门口的中年大叔一脸疑(meng)问(bi)的望着我,面部表情略微有些复杂。貌似想说“你脑袋瓦特了吧。”这样的话。我下意识的回到:“响叔好!”
……谜之沉默
糟了,是不是我记错了,看来得回去理理记忆了。do,我是这么打算的。(NETA御坂妹)
但随后出现的阿姨却是打消了我这个困惑。
“阿拉,YI酱?几天都没来帮忙了,虽说你的响叔(a na ta的双译 一有亲爱的意思)一直说你没事,但果然还是担心你呢~。”
“……”要是我说我睡了好几天才没来帮忙这种话会不会被打死?急,在线等!
在我的记忆中,响叔也是骑士之一,KAMENRIDER HIBIKI 假面骑士响鬼,恩,是我的前辈(与我关系最好的一个),为人温和,在某方面严厉,似乎对修行很感兴趣。
与夫妻二人寒暄了一阵子过后,我先回家整理起了记忆。
这才发现了问题,原本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伊,不过是小鸟游 伊而不是天宇 伊。还好没说名字,不然会被认识的人说MDZZ的吧。另外,我现在的状态应该说是同调中,我与原身体的主人的意识结合在了一起。(NETA 游戏王NTRV)
“不对哦,是我们(BOKUDAJI)。”
突然从心底传来的声音并没有把我吓一跳,不如说是,我早已习惯这家伙的存在。
这家伙叫LI YI(里伊),是我的第二个人格,因为小时接受过训练而产生。又因为这家伙可以催眠自己,所以可以到表层意识上来(甚至可以代替我的表层意识)。
我是DID患者,但那种事什么都好,现在最重要的事是,找到这个世界的ALICE,并且获取灵魂碎片。
而且,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好像认识她,与我记忆中的红发不同,这里的ALICE是金发,并且略微有些女王气质,最后还只是一个小女孩(loli)。嘛,可以理解,毕竟是平行世界嘛。
不过联系在六年前就断了。
我思考着这之中的关系时,腕带上的显示屏亮了,上面的红点似乎在指示着一个位置。随后发出小声的警告。
是……怪物吗?像是下定决心似的,我装备上腕带,并在显示屏旁的凹槽内装备上类似于刷卡器之类的东西,还有个奇怪的把手。
将原本属于我的卡盒挂在腰间,默念着上面的字。
“card ……是……希望。”
是那个笨蛋写的呢,不过谢啦,KEY。
拿出钥匙,掀开一直在房间中不协调的黑布,竟是一辆摩托,灿银色的外表,车灯被奇妙的设计在几面镜子中,据说这样可以提高照射能力。好在我还是有驾照的。
插入钥匙,带好头盔,将摩托推出家门,发动!
START MY ENGINE!
经过一段时间的赶路过后,我总算到达了红点所指示的目的地。
确实是可怕的怪物呢,不过,袭击普通人什么的,就连我这种常在黑暗中生存的人都觉得不可饶恕呢!
打开卡盒,映入眼帘的并非我常用的KSS(KEY SABER SLASH),而是KRK(KAMEN RIDER KEY),将KRK取出,插入刷卡器之内,报出【READY】的声音。
接着猛地推动把手,我发动油门,向怪物撞去。
【H-E-N-S-H-E-N】
随着一个个字母的报出,我大喊到:“henshen!”
【MIRROR FORM】
话音落下,镜子就在我的面前展开,体内的LI发出诡异的笑声,我感觉身体的控制权渐渐交给了那家伙。
那就拜托了啊!AIBO!(AIBO 搭档)
镜子旋转,披着银色铠甲的战士在此出现。
【CHANGE MIRROR FORM】
“SADETO,接下来就是我的时间(TIME)了呢!表。”
(SADETO,可译为 那么)
(TIME与TURN音近)
01完